兽父

编辑:杂糅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4 21:14:09
编辑 锁定
一名42岁奥地利女子遭父亲禁锢长达24年,她被困在家中地下室里,遭父亲不断虐待和强奸,惨成性奴,更诞下7名子女。警方收到线报后,26日晚采取行动把她营救出来,同时拘捕73岁的兽父。
中文名
兽父
外文名
His father
国    籍
奥地利
工作地点
钢铁公司
年    龄
73岁
专    业
电子工程

兽父事件

编辑
约瑟夫的人生架构开始变得清晰是自他成年后。他在技工学校学习了电子工程,毕业后在一家钢铁公司工作。21岁那年,他与17岁的罗斯玛丽共结连理,并生下7个孩子。1969年至1971年间,他在阿姆施泰滕镇一家建材公司工作,老板评价他是一名“聪明善良的技工”。后来,他跳槽到一家德国公司做销售。1973年,他与妻子在山上买了一座旅馆,并以此为生。有了一定殷实家底后,约瑟夫购置了别处房产,遂把原来的别墅出租。约瑟夫生于1935年4月9日,二战爆发时年仅4岁。目前尚不清楚他的父亲是否在二战期间死亡,阿姆施泰滕镇的战争阵亡名单上有个叫法兰茨·弗莱茨勒的男人,但镇委会上周拒绝承认此人是约瑟夫的父亲。约瑟夫的童年就在奥地利被苏联军队占领的那段岁月里度过。据说当时有许多德国妇女和奥地利妇女遭到苏军士兵强奸。
她失踪一个月后写了一封信,叫父母亲不要再找她。当局知悉她失踪经年,连国际刑警也为她开了档案。伊丽莎白接受警方问话时,情绪深受困扰。当局保证她以后不会再见到父亲,并代为照顾其子女,她才愿意开口作供。惨遭性虐待的女子名叫伊丽莎白,警方在东部城镇阿姆施泰滕中找到她。她忆述11岁起被父亲性侵犯,1984年8月28日,49岁的约瑟夫引她进地下室,然后下药让她昏迷,用手铐绑住她的双手。
伊丽莎白称24年来不断被约瑟夫性虐待,这段乱伦关系令她先后诞下7名儿女,更于1996生了一对孪生儿,但其中一人因为被疏忽照顾,出生后3天即夭折,约瑟夫便烧尸。她作供时指出与4名子女一同困在地下室里,约瑟夫会提供衣服和食物。
伊丽莎白一名19岁的女儿患了重病,危殆送院,院方欲了解她的病历,打算与其母亲联络,整件事才曝光。警方逮捕了年逾古稀的约瑟夫,当地传媒报道,他被警方扣查后一直保持缄默,尚未认罪。

兽父博取同情

编辑
法庭上,约瑟夫回忆了自己的童年。约瑟夫表示,自己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是拜“恶母”所赐!约瑟夫用颤抖的声音说:“我有着一个噩梦般的灰色童年。我的母亲根本不喜欢我,甚至讨厌我。她42岁时生下了我,事实上那时她并不想要孩子。因此,我成了家里最不受欢迎的人。我母亲是个不幸的人,她从小在农场长大,8岁开始干活,对社会有很多不满和牢骚。因此,我成了她的出气筒。”兽父:完全是拜“恶母”所赐
“小时候,挨打对于我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我对她和她的喜怒无常感到恐惧。她总是侮辱我,说我是魔鬼、罪犯,说我一无是处……她的侮辱使我变得软弱、没有尊严。12岁时,我突然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任人宰割’,于是我变成了一个‘撒旦’,一个她口中的‘恶魔’!”约瑟夫表示,直到母亲去世,他们之间水火不容的关系也没有得到缓和。约瑟夫之所以在第一天出庭就痛说灰色童年,无非是为了争得同情。

兽父受害女儿

编辑
约瑟夫的女儿伊丽莎白被囚地牢密室24年里,6次因奸成孕产子,当中只有两次是约瑟夫在场协助,其余都是她独力照顾自己。伊丽莎白在1986年夏天首次怀孕,但10周后小产。翌年10月,她又再度怀孕。在多番坚持下,约瑟夫在她诞下长女前两个月,给她一本有关怀孕的书籍,那也成为她首次生产的主要“助手”。6次产子经历中,相信第一次是伊丽莎白最难忘的。她身边除了“怀孕天书”外,就只有剪刀、毛毯和尿片。除了要独力应付外,约瑟夫在她诞女10天后才带食物及日用品进入地牢探望,她当时的无助感与孤独感实在令人难以想象。受害女儿:靠“怀孕天书”生育。

兽父妻子态度

编辑
奥地利兽父约瑟夫乱伦案中,一直未有现身的兽父妻子罗斯玛丽16日首次打破沉默,接受英国《太阳报》专访。她表示:“我已不知何去何从,我的人生已被破坏殆尽。我没有钱,唯一剩下的只有自尊和家庭,我只想留住我的家人。人们常常谈论我,但我却没法说话,我只想独处。”外界一直认为罗斯玛丽知道丈夫的暴行,但她一直声称毫不知情。据报道,自从事发后,罗斯玛丽已经搬到了其他地方居住,并且改名换姓,也很少出门。她痛苦地回忆说:“人们谈论着关于我的很多事情,然而,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希望得到安宁。”她的妹妹形容罗斯玛丽已经“身心崩溃”,案发后已甚少出门:“假如不是想念孩子,我想她(罗斯玛丽)早就挨不下去了。她的经济状况很糟,收入的一半都要用来支付房租……她与约瑟夫已没有任何关系。”

兽父审讯

编辑
在审讯的首日,检控官布克海泽开宗明义指责约瑟夫待女儿伊丽莎白如“私人财产”与“玩具”,屡次强奸伊丽莎白,甚至当着乱伦所生子女的面侵犯女儿。检控官称,约瑟夫的罪行“摧毁”了伊丽莎白,令她与其6名子女无法安稳生活。布氏拿出取自地牢的湿臭物品,向陪审员证明伊丽莎白和她的孩子被囚环境如何恶劣。她说:“我去过那儿两次,那儿很潮湿、散发霉味,最惨的是没有日光。”她还讲述伊丽莎白遭禁锢头3年的生活:无热水、无暖气,不能淋浴。控方 兽父当女儿是玩具
辩方 是男人不是“魔鬼”
辩护律师迈尔则以“他可能是奥地利最讨人厌的律师”为开场白。迈尔向法庭读出了他自己收到的很多份恐吓声明,威胁他不要当这个“魔鬼”的辩护律师。然而,他向法庭表示:“请你们先把所有之前听说到的事情通通放在一边。我们并不是跟一个魔鬼打交道。我们只是跟一个男人打交道罢了。你们必须将你们的情感先搁置一边。”他继续说:“我的当事人可以声称他自己患有精神病。他也可以声称他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并且试图去愚弄那些精神病学家。然而,他都没有那么做。我的当事人的反应是,他希望再有一个家庭。他希望能够好好照顾那个家庭。如果他真的想去伤害他的家人,那么他也不用去关心他的家人了。”

兽父其它

编辑
妇人20年前险遭毒手
除了将女儿伊丽莎白当作性奴超过20年外,约瑟夫还涉嫌企图强奸其他女子。现年65岁的诺伊鲍尔(MarieNeubauer)声称,在约瑟夫禁锢女儿前一年,她险些被约瑟夫强奸。虽然事隔逾20年,但她至今仍清楚记得约瑟夫那对“狼眼”,并对当时未能将他绳之于法,从而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感到耿耿于怀。诺伊鲍尔表示,1983年秋天的某一个晚上,当她下班回家准备开门时,一名男子突然从后面扑向她。这名男子一边掩着她的嘴,一边将她向后拉往一处草地并将她推倒,企图强奸。她极力挣扎,但对方拿出小刀,幸好此时其丈夫突然从大门叫唤她,那人听到后就立即逃走。翌日她便到警署报案。

兽父示威者

编辑
示威者抗议:为奥地利感到羞耻
开庭首日,在法庭之外,除了来自各国的传媒,还有大量示威者聚集抗议,并进行讽刺表演,大呼“为奥地利感到羞耻”。一对身穿白衣及晚礼服的男女在记者群中穿插;一名男子在身上吊上了多个婴儿玩偶,并且大声播放音乐。剧场总监克拉马尔批评传媒对案件铺天盖地的报道,他表示:“整个案件都是好莱坞式制作,媒体要收视率,受害人能为他们带来收视。”由于审讯大部分时间均是闭门进行,这些示威者马上成为被拒在庭外的记者及摄影师的取材对象。一名示威者手持吊着大量血色婴儿玩偶的木制十字架,大叫:“这就是不受社会保护的婴儿。”他其后试图走近法庭,但被警方阻止。

兽父人物结局

编辑
由3名男性和5名女性组成的陪审团一致同意这一裁决并获检方认可。法院官员说,弗莱茨勒将暂时在圣波尔滕监狱服刑,再转至一家专门关押患精神疾病犯人的机构边服刑边接受心理治疗。弗莱茨勒将在15年后接受心理评估,从理论上讲,心理治疗专家届时有可能允许他获得假释。奥地利下奥州圣波尔滕州一家法院19日宣判,乱伦案犯罪嫌疑人约瑟夫·弗莱茨勒谋杀、奴役、乱伦和强奸等罪名成立,获刑终身监禁。至此,这起震惊世界的乱伦案得以了结。
弗莱茨勒将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米特斯迪格监狱下属的精神病院服刑。对于这个新囚徒,该院可以说是用心良苦:弗莱茨勒拥有一间12平方米的宽敞囚室,囚室里不但有独立的淋浴间,还有电视机。如果愿意,他可以饲养一只小宠物做伴,且可在囚室里养花。此外,弗莱茨勒还拥有每天1小时室外活动锻炼的优待。闲暇时间,他可以读书看报听音乐,还可以用私人电脑上网聊天。他的囚室要比关押了伊丽莎白长达24年的地牢豪华百倍。

兽父相关评价

编辑
与约瑟夫交好的拉斯博格市副市长拉波·斯图特茨是这么形容他的:“弗莱茨勒在我眼中是一个聪明、成功的男人。他总爱谈论他完美的家庭,但他对子女非常严厉。”
46岁的霍斯特·赫尔鲍尔是约瑟夫47岁的二女儿罗斯玛丽的丈夫,此案曝光之前,他经常上门拜访岳父约瑟夫与岳母老罗斯玛丽(母女同名)。
赫尔鲍尔说,过去他完全相信岳父所说的关于伊丽莎白被邪教所迷惑而离家出走的故事,而完全没有想到,可怜的伊丽莎白就在自己脚下艰难生存。“我们每个人都相信他的说辞,”他说,“即使是突然出现了3个孩子,且被这个家庭所收养,我们也未曾萌生过一点儿疑问。”“他无论是在家还是工作都很勤劳,这个家庭完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他说,“他待人友善,在邻居之中口碑很好,这令人实在很难接受现在这样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