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高故居

编辑:杂糅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6 06:54:38
编辑 锁定
凡高故居,是凡高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奥维尔小城(AUVERS-SUR-OISE)在巴黎近郊30公里的瓦兹河右岸,凡高生命的最后70天就是在这里度过的。1890年7月的一天,凡高背着画架走向麦田,在田野中开枪自杀。但子弹没有打中心脏,他于是踉踉跄跄地走回住所。第二天白天,他还与前来看他的弟弟提奥谈论他的艺术见解,半夜便离开人世。照片中右边的那栋房子边上的巷子进去就是凡高生命中最后70天居住的地方---拉乌客栈
中文名称
凡高故居
外文名称
Auberge Ravoux Maison de Van Gogh
地理位置
巴黎奥维尔小城
门票价格
6欧
著名景点
凡高·多比尼公园
奥威尔城堡
著名景点
梵高墓地
麦田
拉乌旅馆梵高房间
国    家
法国
最佳游玩季节
旅游的最佳季节是每年5~10月
开放时间
三月至十一月:10点-18点
门票价格
6欧元

凡高故居构造

编辑
凡高故居
凡高故居 (15张)
凡高住在拉尤客栈的顶层,一个天窗旁的小屋便是凡高得房间。这个只有7平方米的小屋光线昏暗,墙面上是一道道裂痕。除了一张单人床和一把椅子外,房间里再没有别的物品。房间还留有一个很小的窗口,可以看见天主教堂的尖塔、一小段公墓的围墙。
在拉尤客栈的顶层,一个天窗旁的小屋便是凡高的房间。这个只有7平方米的小屋光线昏暗,墙面上是一道道裂痕。除了一张单人床和一把椅子外,房间里再没有别的物品。房间还留有一个很小的窗口,可以看见天主教堂的尖塔、一小段公墓的围墙。而由于凡高正是在这间屋内死去,这间客房便一直未能租出去。在凡高房间隔壁,一个凡高的追随者布置了一间投影室,用凡高在奥维尔创作的画和他写给母亲以及提奥的信配上音乐做了部电影。这名追随者平生的最大愿望,就是把凡高的名画都借来在拉尤客栈展出,以此实现凡高生前一个小小的心愿:“也许会有那么一天,我的画能在一间咖啡馆里展出。”如今看来,这位追随者的愿望过于奢侈,而凡高本人的愿望,又是那样的卑微客栈的二楼,可以购买与凡高有关的纪念品,如书、明信片画册以及一些用凡高名画构图的精美艺术品。此外,凡高与他兄弟提奥的墓也在奥韦尔小镇。

凡高故居故居景点

编辑
早晨从巴黎北站(Gare du Nord)乘坐旅游直达快线(RER)大约40分钟的时间,就来到梵高在法国的故居Auver Sur Oise.站台上站着两三个当地人在派发旅游指南。每年夏季,是当地的旅游旺季。每天从巴黎乘火车来的游客就有上百人。对于这个郊外的小镇来说,是个不菲的旅游收入来源。背上行囊,夹杂在熙熙攘攘的同行者中,开始了一天的文化之旅。可以说,Auver Sur Oise小镇的成
凡高故居 凡高故居
名来源于梵高。生命中最后的70天,梵高就寄居在这个小镇。走出车站,迎面是条大路(rue du general de gaulle),也是小镇唯一的主干道。向左拐,顺着街道,两侧是几间小店铺,一两间餐馆。临近大路的棚檐下,三三两两的围坐着游客,喝着饮料,悠闲地聊着家常,给人的感觉是现代化的小镇朴实而宁静。
凡高·多比尼公园(LejardindeDaubigny)
窜过街道,有一个小公园。如今,花园的名字叫做凡高·多比尼的公园(LejardindeDaubigny).从左侧进入公园,就看到公园内的花圃中矗立一尊梵高的雕塑。瘦削而笔直的躯干,刀法采用画家的笔法,刚劲有力,如刀如锥,一如凡高桀骜不屈,超凡脱俗的个性。带着草帽,身背画夹,握着画笔和调色板,双目远眺。无限的风光尽收眼底。画家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内心的激动,凡事凡物存在于画家的世界里,展现出别样的景致。来照张像,和画家站在一起,留下时光的记忆。(雕塑由Zadkina完成)
奥维尔市镇厅(Lamairied'auvres)
走出花园,继续顺着大路往前走,就会看到在马路的对面,一排小餐馆的尽头一个大广场,一栋标准的法式建筑楼,是奥弗尔市政厅。广场周围的梧桐树上挂着三色小彩旗,二楼的旗杆上飘着红,白,兰三色棋,哦,刚过国庆。在马路边立着一块牌子,是当年凡高绘制的奥弗尔市镇厅的复制品,同样的景观,百年来不曾有多少变化。
今天是周末,广场上有集市,水果,菜蔬,鱼肉以及法国特制的香肠,奶酪和果酱。当然价格要略高于巴黎市中心市场,毕竟是在郊区小镇。
拉伍客栈(AubergeRavoux)
过马路,市政厅的对面就是今日小镇的重点,拉伍客栈(AubergeRavoux)。客店处于街角,这里就是当年凡高在小镇的寄居地。1890年7月28日,凡高在客栈二楼的一件小客房里结束了37岁的生命。客栈的们虚掩着,女主人正在整理餐桌,如今的小店继续照常营业,门口两旁的橱窗里展示着一些旧相片和有关凡高的档案,资料,相片里的主人公曾亲眼见证凡高当年的寄居生活。相片里,站在店门口的女子是老板的女儿。凡高当年曾热切的追求过她,如今已然成了画中人。店中的一切都还保留着当年的原样,为了久远的回忆,同样也为了吸引更多的凡高迷,能有机会亲身体验百年前的景象。菜单上列着小店特有的菜汤,而更多的是各样pizza饼。不知道凡高当年的伙食如何,一天3点5法郎的房租应该是笔不小的开销啦。画家为此不得不每天坚持工作才能维持日常开销,生活窘迫可想而知。拉乌客栈就是现在的梵高故居,这是一家历史悠久的百年老店,后来因为梵高在此度过他生命的最后岁月而闻名于世,现在拉乌客栈每天接待很多游客前来参观,梵高的5号房间也保存完好,拉乌旅馆一楼是餐馆,每周三到周日中午营业,此外周五和周六晚上也营业,楼上是梵高纪念店,游客在参观房间之余可以逛一逛商品纪念店,在客栈顶层的阁楼就是梵高故居。
奥维尔的阶梯(L'escalied'auvre)
绕过客栈,迎面是条小径,左侧是一段矮墙,石头,泥灰堆砌而成。右侧就是拉伍客栈。当年,凡高曾在这条小径上留下过深深的足迹。小径的尽头就是凡高名画奥弗尔的阶梯(L'escalied'auvre)的原景,现在,凡高的原作留在了圣·路易艺术美术馆的墙上。而我们的面前就是一
凡高故居 凡高故居
条弯弯的水泥阶梯从一个小坡上伸展下来,阶梯旁矗立着一条细细的铁栏杆。靠墙的一面铁牌,竖立着凡高的复制作品。比照画和原景,画中的小径是条泥路,如今浇上了柏油。此外,一切都还保留着原样。从画作中,每个观光客是否可以体会到画家内心的感悟就不得而知了。从右侧小门进入拉伍客栈的后院,想要瞻仰凡高的临终故居,如今是要付门票的。等会再来。再沿着小径走到尽头,登上阶梯,照张像,自己也成了画中人。拾阶而上,是个大平台,泊着一两小车,从平台的那一侧可以通向山坡上的小路,小镇的居民住在当年的居所中,拥有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新旧的结合透射出文化的交融。一样的景致,别样的情怀。一个原本宁静的小村庄,因为一些19世纪法国画坛上的杰出人物,如卡米依·皮萨罗(CamillePISSARRO)。保罗·塞尚(PaulCézanne)等的到访,因而声名鹊起,直到凡高的来到。可以说,小镇在19世纪的法国乡村绘画史上留下了浓重的色彩。
奥维尔城堡(LeChateaud'Auvres)
城堡被包裹在一片花园中,花园外是围墙。走进大门,往里进,眼前的城堡在烈日的映照下,涂染上一层耀眼的白光。从左走进花园,一片大大的草铺,奇伟的梧桐树张开双臂。来,坐一会。就在大树荫地下乘凉。共进午餐。面包,火腿肠,矿泉水。

凡高故居凡高生平

编辑
VincentVanGogh,1853年3月30日-1890年7月29日。荷兰人,后期印象画派代表人物梵高摒弃了一切后天习得的知识,漠视学院派珍视的教条,甚至忘记自己的理性。在他的眼中,只有生机盎然的自然景观,他陶醉于其中,物我两忘。他视天地万物为不可分割的整体,他用全部身心,拥抱一切。梵高很晚才作为一位极具个性化的画家而崭露头角,距他去世时只有八年。梵高几乎没有受过什么正规的绘画训练。为弄到画布、油彩和画具而日复一日地奔波劳碌,精神上也不断处于矛盾的状态,为追求艺术的完美而承受着压力,这些即使不是他后来罹病的直接原因,也给他的生活悲剧埋下了种子。梵高着意于真实情感的再现,也就是说,他要表现的是他对事物的感受,而不是他所看到的视觉形象。梵高把他的作品列为同印象主义画家的作品不同的另一类,他说:“为了更有力地表现自我,我在色彩的运用上更为随心所欲。”其实,不仅是色彩,连透视、形体和比例也都变了形,以此来表现与世界之间的一种极度痛苦但又非常真实的关系。而这一鲜明特征在后来成了印象派区别于其他画派而独立存在的根本。
凡高故居 凡高故居
梵高是一位具有真正使命感的艺术家,梵高在谈到他的创作时,对这种感情是这样总结的:“为了它,我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由于它,我的理智有一半崩溃了;不过这都没关系……”. 梵高从来没有放弃他的信念:艺术应当关心现实的问题,探索如何唤醒良知,改造世界。在他完成了他举世瞩目的七幅向日葵后,他选择了自杀。梵高自杀年仅三十七岁,作为一位艺术家,直到死前不久他才以其震撼人心而富于想象力的绘画赢得评论界的赞扬。梵高死后不出几年,一些画家就开始模仿他的画法,为了表现强烈的感情,可以不对现实作如实的反映,这种创造性的态度被称作表现主义,并且证明是现代绘画中一种历久不衰的倾向
《乌鸦群飞的麦田》 《乌鸦群飞的麦田》
。即为了主观意识而对物体进行再塑造。尽管高更和梵高的名字双双成为现代表现主义的先锋,成为极端个性化的艺术家的典型,但要设想他们的个人特点有多在不同则是很难的。梵高更是个攻击传统观念的人,语言刻薄、玩世不恭、冷漠无情,有时蛮横无礼。而梵高对于共事的艺术家,则充满了一种天真的热情的深沉的爱。在他有了一段生活经历之后,这种爱使他成为一个美术商人,并产生了进行理论研究的愿望,进而成为比利时煤矿区的一名传教士
1880年他开始学画,后来他在布鲁塞尔海牙安特卫普进修。于1886年来到巴黎,他在这里见到了劳特累克修拉西涅克高更以及原先的印象主义小组的成员。梵高在巴黎结识了印象主义画家之后,他的调色板就变亮了。他发现,他唯一深爱的东西就是色彩,辉煌的、未经调和的色彩。他手中的色彩特征,与印象主义者们的色彩根本不同。即使他运用印象主义者的技法,但由于他对于人和自然特有的观察能力,因而得出的结论也具有非梵的个性。这从来都是如此的。而这种色调与向日葵永远朝向太阳的精神又如此吻合。“无论多高多大,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来处”.这就是向日葵的精神。 凡高故居1890年7月的一天,凡高背着画架走向麦田,在田野中开枪自杀。但子弹没有打中心脏,他于是踉踉跄跄地走回住所。第二天白天,他还与前来看他的弟弟提奥谈论他的艺术见解,半夜便离开人世。凡高生命的最后70天就是在奥维尔度过的。在这个风景如画的幽静小镇,他创作了70幅作品,其中包括现藏于巴黎奥赛博物馆的《奥维尔教堂》、《加歇医生》和藏于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凡高美术馆的《群鸦飞过的麦田》。 1890年5月,凡高拿着弟弟提奥的介绍信,来到奥维尔小镇找加歇医生——画家毕沙罗和塞尚的朋友,一位热衷绘画的业余艺术家。医生给他找了个每天6法郎的避暑旅馆,而凡高却住进了镇政府对面的拉尤客栈(AUBERGERAYOUX),因为这里只要3.5法郎一天。在拉尤客栈的顶层,一个天窗旁的小屋便是凡高的房间。这个只有7平方米的小屋光线昏暗,墙面上是一道道裂痕。除了一张单人床和一把椅子外,房间里再没有别的物品。房间还留有一个很小的窗口,可以看见天主教堂的尖塔、一小段公墓的围墙。而由于凡高正是在这间屋内死去,这间客房便一直未能租出去。在凡高房间隔壁,一个凡高的追随者布置了一间投影室,用凡高在奥维尔创作的画和他写给母亲以及提奥的信配上音乐做了部电影。这名追随者平生的最大愿望,就是把凡高的名画都借来在拉尤客栈展出,以此实现凡高生前一个小小的心愿:“也许会有那么一天,我的画能在一间咖啡馆里展出。”如今看来,这位追随者的愿望过于奢侈,而凡高本人的愿望,又是那样的卑微。

凡高故居凡高作品

编辑
《夜晚的晚的咖啡馆》
梵高的激情,来自他所生活在其中的那个世界,来自他所认识的
《夜晚的咖啡馆》 《夜晚的咖啡馆》
人们所做的按捺不住的强烈反应。这绝不是一个原始人或小孩子所做的那种简单的反应。他写信给弟弟提奥的信,是一个艺术家写出来的最动人的故事。信中表明了他高度敏感的知觉力,这种知觉力完全符合他他那感情的反应。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正在获得效果,这种效果是通过黄色或蓝色来取得的。虽然他的大部分色彩观念用来表达对于人物和自然的爱,及其表现过程中的愉快,但他对较深的色彩十分敏感,所以在谈到《夜晚的咖啡馆》时说:“我试图用红色和绿色为手段,来表现人类可怕的激情。”《夜晚的咖啡馆》是由深绿色的天花板、血红的墙壁和不和谐的绿色家具组成的梦魇。金灿灿的黄色地板呈纵向透视,以难以置信的力量进入到红色背景之中,反过来,红色背景也用均等的力量与之抗衡。这幅画,是透视空间和企图破坏这个空间的逼人色彩之间的永不调和的斗争。结果是一种幽闭、恐怖和压迫感的可怕体验。作品预示了超现实主义用透视作为幻想表现手段的探索,但是没有一种探索,能有如此震撼人心的力量。
《星夜》
梵高的宇宙,可以在《星夜》中永存。这是一种幻象,超出了拜占庭或罗曼艺术家当初在表现基督教的伟大神秘中所做的任何尝试。梵高画的那些爆发的星星,和那个时代空间探索的密切关系,要胜过那个神秘信仰的时代的关系。然而这种幻象,是用花了一番功夫的准确笔触造成的。当我们在认识绘画中的表现主义的时候,我们便倾向于把它和勇气十足的笔法联系起来。那是奔放的,或者是象火焰般的笔触,它来自直觉或自发的表现行动,并不受理性的思想过程或严谨技法的约束。梵高绘画的标新立异,在于他超自然的,或者至少是超感觉的体验。而这种体验,可以用一种小心谨慎的笔触来加以证明。这种笔触,就象艺术家在绞尽脑汁,准确无误地临摹着他正在观察着的眼前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看,实际确是如此,因为梵高是一位画其所见的艺术家,他看到的是幻象,他就是幻象。《星夜》是一幅既亲近又茫远的风景画,这可以从十六世纪风景画家老勃鲁盖尔的高视点风景手法上看出来,虽然梵高更直接的源泉是某些印象主义者的风景画。高大的白扬树战栗着悠然地浮现在我们面前;山谷里的小村庄,在尖顶教堂的保护之下安然栖息;宇宙里所有的恒星和行星在“最后的审判”中旋转着、爆发着。这不是对人,而是对太阳系的最后审判。这件作品是在圣雷米疗养院画的,时间是1889年6月。他的神经第二次崩溃之后,就住进了这座疗养院。在那儿,他的病情时好时坏,在神志清醒而充满了情感的时候,他就不停地作画。色彩主要是蓝和紫罗兰,同时有规律地跳动着星星发光的黄色。前景中深绿和棕色的白杨树,意味着包围了这个世界的茫茫之夜。 梵高继承了肖像画的伟大传统,这在他那一代的艺术家里鲜见的。他对人充满了激情的爱,使他不可避免地要画人像。他研究人就象研究自然一样,从一开始的素描小品,一直到1890年他自杀前的几个月里所画的最后自画像都是如此。它如实地表现出疯人凝视的可怕和紧张的眼神。一个疯人,或者一个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画出这么有分寸、技法娴熟的画来。不同层次的蓝色里,一些节奏颤动的线条,映衬出美丽的雕塑般的头部和具有结实造型感的躯干。画面的一切都呈蓝色或蓝绿色,深色衬衣和带红胡子的头部除外。从头部到躯干,再到背景的所有的色彩与节奏的组合,以及所强调部位的微妙变化,都表明这是一个极好地掌握了造型手段的艺术家,仿佛梵高完全清醒的时候,就能记录下他精神病发作时的样子。
《乌鸦群飞的麦田》
《乌鸦群飞的麦田》在这幅画上仍然有着人们熟悉的他那特有的金黄色,但它却充满不安和阴郁感,乌云密布的沉沉蓝天,死死压住金黄色的麦田,沉重得叫人透不过气来,空气似乎也凝固了,一群凌乱低飞的乌鸦、波动起伏的地平线和狂暴跳动的激荡笔触更增加了压迫感、反抗感和不安感。画面极度骚动,绿色的小路在黄色麦田中深入远方,这更增添了不安和激奋情绪,这种画面处处流露出紧张和不详的预兆,好像是一幅色彩和线条组成的无言绝命书。就在第二天,他又来到这块麦田对着自己的心开了一枪。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景点 地理 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