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赤坎村

编辑:杂糅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0 01:18:56
编辑 锁定
小赤坎村位于珠海市斗门区斗门镇东北面,全村由8条自然村合并而成,村集体经济结构呈三级状分布;全村总面积11044亩,耕地面积9500多亩,其中生产种植耕地4000多亩,养殖面积5000多亩,早已被划入市基本农田保护区;地处虎跳门水道黄杨泵站及大环泵站吸水点范围,属市二级水源保护区,村里开发建设受到严格控制。斗门小赤坎村 赤坎古镇。是“全国历史文化名镇”,古老的街景,纯朴的民风,独特的西洋建筑楼房与小舟、石拱桥、骑楼、木阁、双层瓦顶,呈岭南集市“小广州”的特色。珠海市、斗门区政府高度重视农村发展,仅2008年在小赤坎的交通、卫生、文化等方面已投入帮扶资金200多万元。
中文名
小赤坎村
地    址
珠海市斗门区斗门镇东北面
占地面积
11044亩
耕地面积
9500多亩

小赤坎村村镇企业

编辑
洪浩水产有限公司和金艺藤木制品有限公司是小赤坎里仅有的两家企业。两者均创建于2005年,前者专门加工南美白对虾和生产水产养殖用冰条,后者专门向美日欧出口藤木制品。
由于小赤坎属农田保护区和水源保护区范围,发展工业受到严格控制,村民就业压力大,村里这两家企业为村民创造了不少工作岗位。据“金艺”的老板余仕和介绍,公司有六七十个工人,其中三分之一的工人来自本地。罗泽洪的“洪浩水产”则有200多名员工,其中6成是小赤坎人。
尽管“金艺”是小赤坎硕果仅存的企业,余仕和表示,公司一直以来没得到足够重视。“2006年外贸局来了一个驻村干部,帮我们想办法搞推销,了解我们的产品。”他说,除了这位干部,公司的经营情况无人问津。
罗泽洪表示,公
小赤坎村地图
司得到的扶持大多来自市级和区级政府部门,镇和村能力有限,给予的扶持不多。
企业,尤其是龙头企业,对小赤坎村的好处无庸置疑。村委在2009年度工作计划中提及,要努力扶持村内企业和承包户,利用龙头企业及种养承包大户进行带动、示范、辐射,鼓励、引导村民自主创业、自谋出路。不过,村内两家企业不约而同受到资金问题的困扰,难以更好地发挥其积极作用。
“最大的困难是融资。”余仕和说,公司通过国内中介寻找国外客户,货款支付的信用期一般在2个月以内,加上向国外“走单”客户追讨货款的难度大,公司的资金链比较紧张。另外,公司面临的激烈竞争让余仕和倍感压力,他表示“附近十几个(藤木制品)厂,都是(联系)那几个客户”。
罗泽洪告诉记者,公司年产值虽然达两个亿,但是农产品加工“投入大、回报小”,公司年纯收入只有几万元。因此,对他的公司来说,融资问题十分重要。2007年,“洪浩水产”成功申请了省级无公害农产品基地认证。他表示,这个认证暂时没带来实际效益,因为“资金还没到那个程度”,将来有了足够的资金,“要做自己的品牌”。

小赤坎村水资源

编辑
为了保护现有耕地存量和保护水源水质,广东省政府和珠海市政府分别出台了《广东省基本农田保护区管理条例》和《广东省珠海市饮用水源水质保护条例》,严禁破坏基本农田保护区和水源保护区的活动。
因此,有农田和水源两个保护区的小赤坎村难寻工厂痕迹,没有工业污染。村民一般以耕养为主要收入,村集体收入则以出租耕地或发包鱼塘为主,经济结构比较单一。2008年,村民年经济纯收入约3000元左右,村的集体经济收入约100万元,各项经济指标处于全区的中下水平。
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两大保护区是小赤坎的“守护神”。然而,小赤坎村民称“我们村是斗门区最穷的”、“村里的发展十年如一日”。
“农民所得利润太低是农场经济发展缓慢的一大因素。”村民廖伟平2007年被中国科协评为全国“科普惠农兴村计划”科普带头人,他认为“销路不通”导致农贸中间商赚取了农民应得的大部分利润。“比如1斤蔬菜卖给中间商是2毛,最终消费者却需花1块钱才能买到。”
2008年,廖伟平提出的“水稻—水稻—蔬菜”的三造生产模式(每年在两造水稻收成后,利用冬季的闲田种植一造蔬菜),结果亏了本。“去年冬种蔬菜的产量很好,每亩可收8000~10000斤。可是由于经济危机,很多工厂倒闭,销路不通,加上其他菜农也丰收,价格提不上去。”他解释道。
“单凭增产远不能治愈农业利润低这个通病,扩大种植规模、寻找合适的经销商打开销路,才能提高产品价格、降低生产成本。”廖伟平认为,除非农户进行大规模、有管理的种植,不然生产的获益不大。现在他有一个想法:联合其他农户,组织一个类似经济合作社的机构,申请属于自己的商标,做大自己的产品。
2008年10月,珠海市农业局和市财政局印发了《关于加强粮食生产的意见》,决定从2009年起提高对种植粮食作物提高补贴标准和扩大补贴范围,水稻每造每亩补贴100元,而玉米、薯类作物每造每亩补贴50元。不过,一负责计生工作的村委告诉记者,目前肥料越来越贵,涨价差价把补贴全抵消了。

小赤坎村新农村

编辑
小赤坎村委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后小赤坎村的发展思路初步考虑为:盘活村现有的种、养殖耕地,管理好村集体的基本收入,设想引入大型现代农业公司,用“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提高村集体及村民收入。努力扶持村内的企业和承包户,利用农业龙头企业及种养承包大户进行带动、示范、辐射、鼓励、引导村民自主创业,自谋出路。利用我村属于基本农田保护区和水源保护区的扶持政策,争取上级政府及各相关部门的补贴、帮扶和资助,在村集体经济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努力搞好村民的福利,挖掘本村外出工作的有实力的热心人士,调动他们的家乡观念,引导他们参与家乡建设,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改变家乡落后面貌多作有益贡献。
在《斗门镇小赤坎村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开展情况及2009年度工作计划》中还提到,要培养一支积极向上、认真负责、敢干事、干好事、团结、协作的基层班子管理团队,坚决摒弃小圈子作战或单独打斗的工作模式,努力提升村两委班子的战斗力及良好形象
[1] 

小赤坎村纠纷

编辑
记者在小赤坎采访了五六位村民。“村干部把我们的田收回去用来挖鱼塘,然后包给别人养鱼,收到的租金我们一分也没有。”一提到“村委”二字,村民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自己的不满。
小赤坎的驻村干部则告诉记者:“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施以后,每户村民平均有10多亩耕地,大的农户有17~18亩,当时要交公余粮、又要征农业税,许多村民觉得种地没价值,导致很多田地弃耕、荒废,后来村委会把荒废掉的地收回来了。现在国家不少政策向农村倾斜,村民觉得有利可图就想要回那些地。”
对于鱼塘收取租金的用途,“主要用于村委会的日常行政办公经费,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及村容村貌的治理和维护,办公人员工资,老年人福利、三八妇女节福利等方面的开支,每年办公经费总体是超支的。”村委相关人员表示“那是村里唯一的经济收入来源。”
除了鱼塘发包的纠纷,就记者所了解,小赤坎村民与村干部的关系在其他事件中也颇为紧张。1997年10月,原小赤坎8名村干部采取虚报手段,骗取征地补偿款后集体私分了72万元。2008年的村委会选举中,村主任当选人被揭发贿选后立遭撤职,一位姓黄的年轻村民说,“记得当时一张票卖20或40块”。
在驻村干部看来,保守落后的小农意识是阻碍村集体经济发展的主要原因,过往的历史问题是导致村民对村委会不信任的关键因素。“之前,上级政府想资助我村建一中心市场,但找遍全村无法找到一块可用之地,主要原因是村民不肯将自留用地给出来,担心补偿不足或分成问题,有些生产队又担心用了他们的地来修路会破坏整片地的结构,根本无法协调。原来还有个水稻种植项目最初想落户我村,但许多村民也不同意,说是不想统一种植同一个品种,
小赤坎村的一角 小赤坎村的一角
还是自己想种什么就种什么好,结果,这个项目转到莲洲那边搞了。”该村委干部无奈地告诉记者。
也有村委会干部觉得村民的小农意识体现在许多人“想赚快钱、一步登天”。不少人“怕辛苦”,终日游手好闲,靠打麻将消磨时间。中午过后,在房子比较密集的地方,记者发现十户有八户人家在“砌长城”,打麻将的村民多为中老年人,价钱较贵的自动麻将桌并不鲜见,比较大的房子里甚至有两桌人在同时“开战”。
村民罗泽洪是珠海市政协委员,去年曾参选村委会主任。对于怎样做好村委工作,他有自己的看法:上级下达的命令和指标不可以一味服从,村干部要大胆为村民争取利益,不能“为自己的饭碗得过且过”;任何事情都不会得到各方“100%的满意”,在上级与村民之间“做好管理沟通就好”。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地理 地点